白天与黑夜交织出晚霞的篇章。

日常撒糖发狗粮十题

*异色米英

*欧欧西我的


1.library

盛夏的午后,是吵闹的。

蝉趴在树上惬意地唱着歌,树也没说什么,笑了笑用树叶给蝉挡太阳,好让蝉继续唱着它独创的歌曲。小草被吵醒了,念念叨叨地抱怨着,下一刻却开心地和微风共舞,发出“沙沙”的声音。小鸟们你追我赶,一下子跳到这个枝头,跳到了那个枝头,好不活泼。它们的嬉笑声吵醒了还躺在蔚蓝的天空里小憇的太阳,于是太阳伸了伸懒腰,笑眯眯地看着大地上的一切。


奥利弗打着哈欠,抱着笔记本就往图书馆赶,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来到图书馆里的其中之一书架,戴上圆框眼镜后仔细看着书架上书籍的名字。“嗯…《大英帝国的十大黑暗料理》…《...

随笔

*异色米英

*欧欧西我的


自从结婚以后,奥利弗便感到彼此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了。

艾伦最近经常不回家吃饭,甚至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了。

奥利弗不明白,那个要把他宠成小王子的人,是在什么时候变了呢?


凌晨12点。

奥利弗坐在自家沙发上沉默着。

他在等艾伦回家。

奥利弗没有说过一句话,就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抱着泰迪熊等着。等那个人能出现在家门后掏出钥匙,等那个人打开门温柔地抱住自己,等那个人亲口跟自己说一声生日快乐。奥利弗盯着墙上的时钟,时间过得是那么慢啊,慢到能让奥利弗听到他的步伐。但是时间再怎么放慢步伐,都挽救不回...

共勉。

北大西洋荣光:

这句话陪我走过了一整个高三,现在要开始新的征程了,继续用这句话勉励自己,不管是哪个方面。

天唱魔音:

在LOFTER上我最敬佩两种人——不加任何标签作品热度也能上百的人;文字无人问津却依然坚持写作的人。

前者,实力不需炒作;后者,前进不需掌声。

你今天吃狗粮了吗?

*异色米英扑克设

*略欢脱?x

*知乎体

*三轮车唉


谢邀。

咳嗯,大家好,还是我。对就是上次目睹国王陛下和王后殿下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边吃早餐一边秀恩爱兼旁边黑着脸一直低声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直到吃完早餐的骑士长陛下还有身后仆人都觉得自己是大灯泡的那个女仆。

在这种情况下我都会默默吐槽and悄悄问骑士长借墨镜,但这一次很不一样。


之前扑克大陆举行了一次“秀恩爱”大赛,也不知道主办方是脑残还是脑残还是脑残呢?这种大规模残害单身狗的比赛居然举行,而且规模要多大就有多大,宣传更是可以用666来形容。但是这种比赛却能吸引到红心国的国王路德维希...

唉国剧就是喜欢抄袭吗?

贻以「琳琅珮珏」:

不想看抄袭话题的请退散!

千代瀞语-SPM高考倒数QAQ:

无言了,心凉凉的

泊心无言:

真的,第一次,气得仰天长笑,一抹眼睛,却都是眼泪

太过分了,我们中国,还要怎么样?抄袭,我们能做什么?

但是,我还是愿意,为那种愤恨,为那种正义,尽我一臂之力!!!!!!!

我们团结起来,一起努力,反抄袭,好吗?

苏正经:

开放转载

唉,占大家首页抱歉了,只是一些个人观点

可能语言有点偏激,心情有点糟糕

当然我们希望这种事情少一点,希...

The only king[6]上

*奥利弗第一视角


睁眼之时,就已经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


我慢慢地坐了起来,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望着四周的黑暗发愣。


这是…在哪?


我很清晰地记得合上眼前四周还是一片我熟悉的景物,却在一瞬间全部消失,并只留下一片黑暗。难道这是有人要在无形之中小心翼翼地除去我的存在?


我还想思考多一会儿,可是一刹那头痛呼之而来,夹杂着许多记忆片段以及莫名其妙的噪音。我呻吟出声,用双手捂住脑袋闭上眼蜷缩在大床上,仿佛这样做能减轻...

最近有点事..不过文是有写的,只不过得过一段时间后才能发上来..士下座

对不起啊各位小天使们!!

50fo感谢☆

开点文啦♪
想不到我这条老咸鱼居然也会有开点文的一天..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今后我还会再接再厉的!鞠躬
umm于是评论区告诉我想看什么噢,可点cp见tag(其实也就异色米英和米英bu)

*某次群里搞事活动
*异色米英群号201202394,可以每天戳戳太太的脸噢!(bu)有粮有脑洞并且欢迎搞大事!更多情况请看群宣。不是传销!不是传销!不是传销!请看清门牌号201202394噢

“那个怪物,是我的爱人。”
艾伦指了指照片上的一身华丽礼服、粉橙发蓝眸的人儿。照片中的他笑得如沐春风。
“即使这样,可我还是得亲手杀了他。”
“因为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相爱。”
“很久以前...”

“诶老板,你说那边那个小伙子对着空气在说什么呢?”一位少年挨在吧台上问正在吞云吐雾的老板。
“噢,你是指艾伦吗?别担心。自从那个万恶不赦的吸血鬼被他亲手杀死之后,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啦。你可千万不要因为好奇心过去啊—...

她静静地躺在棺材里,等待着那个人给她献上最后的一束花。
身旁的人们像是在讨论着她不该死去,但他们的神情却又是一副无关痛痒的表情。待到人群厌烦了这个话题,嘈杂声也就渐渐消失了。
他穿着黑风衣,与漫天纷飞的大雪形成了对比。怀里是纯白到毫无杂质的玫瑰。他一步一步地向她走近,在雪地上印下了一个个脚印。
把玫瑰放在她的怀里,他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看向她的目光里尽是温柔,如同一潭春水。
他轻轻地说了一句话,随后被寒风吹向远方,吹到了她的耳中。

“晚安,祝你有个好梦。我亲爱的奥莉维娅。”

而她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回应了他。

#异色米英bg
#随笔。

1 / 4

© 沉迷男色的拾柒柒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