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他与他的海[上]


*海军米x海盗英
*欧欧西我的

Ready?————————→

阴暗又潮湿的地牢。

一个身穿白色军服的男人压了压军帽,军靴踏在水泥地发出闷声。无视掉了一旁的将要死去的人发出的求救或者祈祷。他所到之处,都会有人扑上来趴在牢门前拉着他的衣服求饶。不过他一个正眼都没有给,只有狠狠甩掉那些人的手,向前走去。

走到那个特殊的牢门前,军官向一旁战战兢兢守着的士兵低声说了几句。士兵打开了牢门,随后便从军官身后走过。

窗户里射进几缕阳光,照在那人身上。由于之前的那次海战军官因公务繁多并没有出战,只是海盗船长指明要见军官,军官才抽空前来。

军官细细端详起来。船长帽并没有完全盖住一头蓬松的金色头发,很明显帽子并不是从哪里随意捡回来。身上的衣服不见一丝皱痕,看得出平常有好好整理。一双似乎装下一个森林的祖母绿双眸垂下看着地面,军官甚至可以看见浓密又长的睫毛安安静静地垂着。

听到有人进来,船长抬眸看向那人,脸上挂着军官熟悉的笑容,军官愣住了。

“好久不见啊,阿尔..啊不,琼斯将军。终于有空来看我了?”

“只是想看看到底是哪位熟人求我在女王面前说情而已..想不到居然是你,柯克兰船长?(Captain Kirkland)”

“哈,谁要你去那个糟老头面前恕罪了?我还没有沦落到那个地步需要你..明确一点,你没有资格帮我,小鬼。”

“都进牢里了还那么嘴硬,你果然没有变过。”

“你也是啊,还是那个没长大的小鬼。”亚瑟嗤笑一声。

阿尔真的觉得亚瑟没有变过。虽然他是坐在这里,落魄成这个地步,但是那种与生俱来的傲气是无法散去的。就像他还会是阿尔记忆中的那个在大海上驶着“黑玫瑰号”那样意气风发的他。那时候阿尔还是很小,在亚瑟的船上当船员,每天仰望着亚瑟的身影。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阿尔上前一把抓住人的手腕,将袖子往上一扯,一些触目惊心的伤痕刻在白皙而又瘦弱的手臂上。那双拥有大海的蔚蓝双眸暗沉了下来,握着亚瑟手腕的手也不禁加重了力道,冷笑道:“如果你把你那破性格收敛一下,你就不用受这些皮肉之痛。”

亚瑟眼底里闪过一丝慌忙,但很快被掩饰掉了。他也不甘示弱地回敬:“我还不用你来关心。而且这些伤痛对我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阿尔叹了口气,松开了亚瑟的手臂。

“如果你当初和我一起加入皇家海军,你就不会变成这样子。”

“真遗憾我是海盗,海盗的性格已经刻入了我的骨里。我生来就与大海有缘。况且我也不想为你们所认为很尊贵的国王当走狗。”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这样吧亚瑟,你再重新考虑一下。”阿尔将军帽扔在亚瑟面前,“出去继续和你的大海作伴还是在这待一辈子,决定权在你手里,亲爱的柯克兰船长。”

亚瑟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伸手拿过军帽站了起来。阿尔的嘴角扬起一丝弧度,把手递了过去想和亚瑟握手,似乎在无声庆祝万恶不赦的柯克兰船长终于改邪归正。

亚瑟看着那只伸过来的手笑了笑,拍拍军帽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递过去。

“你似乎忘了给伟大的柯克兰船长问好了。”

阿尔愣了愣,亚瑟歪了歪头示意他接过,嘴角边的笑意更浓了。随后阿尔伸手去拿,亚瑟则从帽下扯过阿尔的手臂,在人还没反应过来时轻轻巧巧转个身将阿尔的手反在身后,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匕首,抵在阿尔的脖子上。

“你还是太嫩了,小鬼。”

TBC

待会儿码下篇..
顺带一提广州的天气真的热死了..!x
The only king 暂停更

评论(2)
热度(29)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