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The only king[6]上

*奥利弗第一视角

 

 

 

睁眼之时,就已经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

 

 

我慢慢地坐了起来,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望着四周的黑暗发愣。

 

 

这是…在哪?

 

 

我很清晰地记得合上眼前四周还是一片我熟悉的景物,却在一瞬间全部消失,并只留下一片黑暗。难道这是有人要在无形之中小心翼翼地除去我的存在?

 

 

我还想思考多一会儿,可是一刹那头痛呼之而来,夹杂着许多记忆片段以及莫名其妙的噪音。我呻吟出声,用双手捂住脑袋闭上眼蜷缩在大床上,仿佛这样做能减轻疼痛感。

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待到头疼稍微减轻了一点点,我才重新端详起来。这片黑暗似乎就在刚刚转变为一个我同样熟悉但不是王后寝宫的房间。

这好像是,我小时候住的房间?

 

 

我沉思了一会儿,这种好像是一种魔法,如果要破解的话得瞎走…啊不,是得跟着自己的内心去走。内心是怎样想的,就得怎样走。若是太过迷茫,将会被困在这里一辈子,终身都不能摆脱这个环境。理所当然的,处于现实之中的身体就会变成一个植物人。能使用这种魔法的都只是魔力强大以及天赋极高的顶尖魔法师。

 

看来创造这个空间的人很了不起啊,而且用意也很别具一格呢。

费尽心机耗去大部分魔力来创造一个空间的目的居然是,让我清醒过来。

真善良啊。

 

 

既然如此…那就不妨陪你玩一场。

 

我笑了笑,翻身下床并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便走向门口抬手轻轻打开走了出去。

 

 

映入我眼帘的是我很熟悉的长廊。我花了少许时间想了想,这是我小时候的事了,曾经我就是在此救起父亲,并做出了一个改变了我的一生的举动,不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我叹了口气,看来还是得面对的。面对着过去,再度尝试那种痛苦的滋味,真讨厌。

两道稚嫩的童音在不远处传来,我愣住了。

 

 

就像在看一场电影似的,我朝声音来源看过去。两个小小的、曾经令人无比熟悉的小孩正站在刚从战场上归来、捂着腹部上的伤痕疼的不禁咧嘴的奥利弗面前。一个金发蓝眼的小孩正蹲着小心翼翼地为奥利弗上药,而另一个红发红眸的则抱着药箱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

“怎么又挂彩了?小心一点不好吗?”金发蓝眼的小孩率先开口,满是稚气的脸上尽是担忧。

 

 

“上战场嘛,总是避免不了这点伤痛的啦。”坐在地上的人对小孩笑了笑。虽然这一笑拉扯到了伤口,使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站在一旁的小孩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好了阿尔弗,包扎的也差不多了。”奥利弗伸出手去揉了揉小孩的发顶,温柔地说:“谢谢你,先把药箱拿下去吧。噢对了,不要吵着父亲了哦。”

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站起身拿过一旁小孩手里的药箱,还不忘向对面仍旧面无表情的小孩眨了眨眼,随后便噔噔噔地下楼。

 

红发小孩沉默了一会儿,走过去帮奥利弗站起身,才慢慢地开口道:“你以后要多加小心。”

“几日不见怎么变得说话这么文质彬彬啦?”奥利弗笑弯了眸,“而且没人能打得死我哒。”

“哼,这次不就打得半死不活了吗?”红发小孩嗤笑出声扶着奥利弗走着。

“哇艾伦你怎么这样对oli啊…”奥利弗作出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

 

 

“老疯子,”艾伦突然停下脚步,语气满是认真,“等我长大之后,我会护你平安,立你为后,然后在日落黄昏之时牵着你的手去城堡最高处看属于我们的国家。所以你要等我啊。”

 

奥利弗愣了几秒,随后笑出声:“噗嗤,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臭小鬼。”

艾伦挑了挑眉:“你才是得顾好自己吧,扑克大陆第一魔法师。

“噫好歹我还是你长辈呀。”

“闭上你的嘴吧,吵着父亲就不好了。”

话语渐渐远去。

 

 

我下意识地握紧了拳。

 

护我平安……吗?

对我现在这个处境就是最大的讽刺了呢。

 

若是我那时出口拒绝,恐怕就没有以后的我们了吧?

 

世事难料。

 

我毫无半分留恋地转身离去,压下心里那种名叫苦涩的情感。

 

 

还要对他有什么期待啊?

明明,明明你都亲手扼杀了你对他的感情了。

那还要考虑什么。

 

 

 

场景一下子就变换了,顿时大雨滂沱,我心中猛然一震。

 

 

一位身穿贵族服装的人独自站在雨中。雨滴顺着粉橘色的发丝滴在人的身上,晶蓝色的眼里是无尽的漠然,倘若能无视掉他身后从皇宫传来的打杀声,一定会觉得这个男人只是在等待着阿尔弗雷德从远方赶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因为他快撑不下去了。

即使奥利弗早就知道自己等的是一个永远不会归来的人。

 

他手中是不复存在的荣耀,他沐浴着光辉不再归来。

 

 

过了一会儿,另一个棕发褐眸的人跌跌撞撞地赶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陛…陛下…!皇宫现在被叛军占领了。我们…输得一败涂地…”话罢这人握紧了拳头。他这是在为本来是属于奥利弗的王位被夺去而愤怒。明明他的陛下是可以戴上皇冠,接过代表着权力的权杖,身披着金边红色拖地的披风,坐在王位上居高临下俯瞰众生。却不料这王位竟被陛下捡回来的一个野孩子夺了!而且陛下竟然都没生气,只是淡淡地应了句。仿佛他是一早就知道的。不管怎样,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都吞不下去的。

 

 

奥利弗是早就知道了的。

 

 

就在刚刚,奥利弗还在皇宫的国王书房里的一张沙发上看书。虽然外面厮杀声一片,但奥利弗不为所动,仍保持着这奇怪的安静,像是在等人。

那扇一直紧闭的大门终于被推开。进来的是一位红发少年。奥利弗放下书籍,摘下鼻子上的金丝眼镜放在冒着热气的红茶旁,才抬眼看向红发少年。

红发少年穿着一身戎装,坚硬无比的铠甲在昏黄的灯光下竟被镀上一层金光,令奥利弗几度想落泪,但都被挤回去了。

 

他的少年,长大了。

 

艾伦一言不发地盯着奥利弗,而后者也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两人之间徘徊着一种奇怪的沉默。艾伦只好首先打破沉默:“我果然还是想要当king。”

 

奥利弗挑了挑眉,他可没想到艾伦竟会如此直白。他眨了眨眼,尽力让自己开口的声音听上去很正常:“哦?所以你才派人去杀阿尔弗,除掉这个后患、最近晚上还经常和那群支持你的大臣们谈话?”

“又是阿尔弗那个小子…而且我们也没谈怎么杀了你!”

“哟,还起了杀我之心啊。”奥利弗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淡笑。

“……”艾伦不明白为什么奥利弗还会笑。在经历那么多事后,为什么奥利弗还能当作无事发生?

“说真的,”奥利弗收敛起笑容,“你确实真的想要那王位?”

“……是。”

奥利弗叹了口气,脸上很快闪过一丝落寞。很快就淡淡地说:“也好,你既然想要,就拿去也无所谓。”

“……啊?”艾伦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从小奥利弗什么都给他,无论是黑夜中的星星还是湖水中的月亮,奥利弗都可以不顾一切送给他。但这次给的可是王位啊,那个许多人争得头破血流家破人亡都想坐上去的王位啊,奥利弗竟然连眼都没眨就那么爽快地答应了?

 

“我是说,这王位给你了。”奥利弗站起身抬头看向艾伦。只是几年而已,他就高他那么多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艾伦低着头看着脚尖,在思考着事情。

 

“你还是选择了他们。”吐出这句话后,奥利弗像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艾伦再去看他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

我其实是选你的。艾伦死死地咬住这句话不让逃离出来。

 

 

“好了,接下来你该怎么做,自行选择吧。我去散心。”说是散心,其实艾伦也知道这是个逃离他身边的理由。

 

没有任何挽留,也没有任何同意,他就让他走了。

门被轻轻地关上了,红茶味还恋恋不舍地绕在艾伦身旁,就像那人从未离开。

 

是啊,从未离开过。艾伦低着头笑了笑。

 

是他自己把奥利弗推开的。

 

 

 

奥利弗缓缓地说:“罢了,这天下注定了是由他掌控的,别人怎么抢都抢不走。”他低下头抚上戴在中指的蓝宝石戒指,眼里尽是无可奈何,“回去吧。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会不顾一切立我为后。无论我怎么躲,他都会找到我的。何必徒劳一场。”

“可是陛下您……”

“好了也别说那么多了。埃里,走吧。”

“……是。”

 

其实他是早就预料到了吧。奥利弗想。

 

预料到自己会将王位拱手相让,如果不是,艾伦也会用武力逼他交出来。即使开不开战,这王位艾伦是一定能坐上去的。

 

但为什么非要开战呢?为什么非要弄得和奥利弗之间的关系落到这样的境地呢?

 

奥利弗轻笑。

 

他这是在,告诉奥利弗自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甚至有资格可以成为奥利弗和黑桃国的王了吧。

 

 

不远处,大钟敲响了十三下钟响。这代表着,黑桃国又一代新王诞生了。

 

 

 

新时代的风,在此缓缓刮起。

 

 

 

                             T.B.C.




这一章比较长,所以分上下啦。

下的话一段时间会放上来。

评论(1)
热度(38)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