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你今天吃狗粮了吗?

*异色米英扑克设

*略欢脱?x

*知乎体

*三轮车唉

 

 

谢邀。

咳嗯,大家好,还是我。对就是上次目睹国王陛下和王后殿下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边吃早餐一边秀恩爱兼旁边黑着脸一直低声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直到吃完早餐的骑士长陛下还有身后仆人都觉得自己是大灯泡的那个女仆。

在这种情况下我都会默默吐槽and悄悄问骑士长借墨镜,但这一次很不一样。

 

之前扑克大陆举行了一次“秀恩爱”大赛,也不知道主办方是脑残还是脑残还是脑残呢?这种大规模残害单身狗的比赛居然举行,而且规模要多大就有多大,宣传更是可以用666来形容。但是这种比赛却能吸引到红心国的国王路德维希和其国骑士长费里西安诺、梅花国的国王伊万和jocker基尔伯特等大人物参加。黑桃国的王后奥利弗也不甘落后,拉上自家国王也参与其中。据说是在某次会议上方块国国王弗朗西斯的文件里突然出现了大赛传单,于是奥利弗殿下和其余三国国王打了个赌,谁在这次比赛里获胜的话就可以让落败者答应三件事。看来无论是什么人都会赌这些幼稚的东西呢。

妈的智障。

 

过程简直就是一把辛酸泪,让人不禁大叫这他妈都是什么题目啊是不是专门针对单身人士的比赛啊啧。总之最后王后殿下和国王陛下这一组赢了。第二天很喜闻乐见的,除黑桃国外其余三国国王都被变成了动物并拍照发到了论坛里:方块国国王弗朗西斯变成了一只青蛙并被配字为“方块国青蛙*”;伊万陛下则是一头白熊,很开心的和艾伦陛下打起来了;路德维希陛下则是一只猫,惹得费里西安诺经常抱在怀里顺毛。

 

国王和王后经常秀恩爱,不论地点场合环境如何,随时随地都在秀恩爱。所以能在皇宫工作的都是见(chi)过(guo)大(tai)风(duo)大(gou)浪(liang)的人,咳嗯当然了这只是个玩笑,眼下更重要的是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屁!不能再开玩笑了,不然就会连性命都不保了。我还没在有生之年里见到骑士长王耀和红心国王后本田菊重归于好呢。总之要正经啦!嗯!

 

题主的问题我此时此刻是最有资格回答的。因为现在我位于国王书房里的一个柜子里,和一个腹黑高冷的人共处一室。据说这个人是一本书,在图书馆禁书室的第二个书柜从上往下数第三层从左往右数的第三本书就是他的本体。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嘛。

等等。

不是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嘛?!

心情复杂.jpg

 

要说为什么我要躲在柜子里…说来话长,那就长话短说吧。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这种写作文的画风是什么鬼啦!在一个很普通的早上,我被很普通地派去打扫书房,却很不平常地听到了来自门外的一声“咚”和接下来疑似接吻发出的水声。

……卧槽谁那么大胆在国王书房门口大庭广众之下调情!不仅令门内我这只单身狗受到999999点伤害还会令其他路过的人受暴击的啊。最重要的是皇宫里有国王王后这对情侣每天秀恩爱就够了再多一对情侣也是每天秀恩爱的话墨镜都得碎一大堆的啊!最最最重要的是骑士长的墨镜真心贵…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正当我撸起袖子准备打开门去当一盏白天里最亮的灯泡时却听见了有一道好听温柔的男音正低声说:“唔…不要在这里做…进去再说…”顿时我愣在了原地。

妈哟不要告诉我接下来我看到的是一真·毛片吧?

还有这声音好耳熟啊。

…等等!不会是皇后陛下吧?

我慌了。

 

接下来拧开门把的声音提醒了我。于是我以有生之年堪比过街老鼠被人追着打的速度蹿上了一个空荡荡足以容下我的柜子,并干净利落地将门拉好关上,一系列的动作不超十秒。不是我吹牛,如果你不信大可下次在这种环境里慢悠悠地完成这些动作,不被人家捉住吊起来打算我输。

 

“喂小姑娘,你无端端跳进来是要作甚?还有你踩到我的脚了。”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这不看到外面有人进来嘛…”我缩回脚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并悄悄地将柜门打开了一条缝,“踩到你真的对不起啦。但请你说话小声点,被人发现了就真的药丸了旁友。”

“说话就得把音咬清,什么‘药丸’这些词简直就是火星文!哼,乳臭未干的小姑娘。还有偷看也是罪啊。”

“你说谁乳臭未干啊…”我话语忽然一停。这个柜子不是空荡荡的吗?那…谁在和我说话啊?

细思极恐。

 

那人似乎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并把自己是谁来自哪里还把家底给揭出来等交代清楚了,并不忘对我嘲讽几句还带上了类似“小鬼”等字眼。

……要不是外面有人我早就把这货打到半身不遂了。

 

于是我决定了不理这个深井冰,专心致志地看外面所发生的事儿。

 

在我的眼睛瞄到外面的那一刻起,我再次愣住了。随后鼻血就很不争气地流下来了。

因为…外面的场景太他妈的劲爆了好伐!

 

旁边那人皱了皱眉,递过一块手帕给我。

“把鼻血擦一擦,别把这里弄成案发现场。”语气里满是嫌弃。

接过手帕道了谢,抬手擦了擦鼻血我就继续看。

虽然冒着生命之忧但我还是得写出来的,上帝保佑。

外面春光旖旎。王后陛下正跪在地上,背对着我,但是这个角度恰好能让我看见王后陛下虽然上身一丝不苟,下身却是一丝不挂。后面粉嫩的小‖穴像是刚刚被人开括过,一张一缩的,渴望着被人狠狠地疼‖爱,渴望着被填‖满。王后似乎在为国王口‖交,国王还恶劣地顶了顶‖胯,让自己的硕‖大顶到王后的喉咙深处。不一会儿国王发出了一丝喟叹,随后王后咳嗽了起来。

“好喝吗,我亲爱的王后?”国王的声音听上去嘶哑并充满了情‖欲,褐红色的眸子暗沉暗沉的,充满了笑意。不得不承认,国王陛下一旦开启低音炮模式,那雄性荷尔蒙简直令人窒息啊。

……妈的我鼻血又得流了,万一失血过多怎么办啊?

 

“非常美味哦,多谢款待。”语气里满是戏谑,让人恨不得将这只喜爱恶作剧的猫咪就地正法。

 

牙白,这次真的药丸了。我心想。

这语气……犯规啊!

咱们家小王后果然是色气担当!平时和蔼亲切绅士温柔,时不时的恶作剧为他贴上一个可爱的标签。在床上却是个诱‖受,弄到眼泛泪光脸红还不忘嘲弄身上人一番,容易勾起想要摧毁他的欲‖望。王后是世界的珍宝!

看什么看,我就是英吹兼黑桃国王后后援队的第二分队队长,怎的?!

 

突然,国王似乎往我这边看了看,吓得我六神无主魂魄飞散,生怕下一秒就会被人拎出去。这时王后突然抬手揽住国王的脖子,轻声地说:“发什么呆呢?待会儿还有一个和方块国青蛙他们的会议,所以速战速决啊。”

国王笑了,“遵命,我的王后。一切都会如你所愿。”说完他俯下身在王后耳旁低语了几句,我很明显地看到了王后的身体僵硬了几秒。

 

在国王进‖入王后的时候,我老脸一红。

虽然我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小女仆,对秀恩爱早已麻痹至极。但是亲眼目睹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啊。回去一定写一篇肉文冷静冷静嗷嗷嗷!

 

欢‖爱声和喘‖息声交织着,回荡在书房里。

 

过了一会儿,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王后似乎昏睡过去了。国王笑笑,帮王后整理好衣裳后就转身向我所在的柜子走来。我感到十分慌,这次真的药丸。为组织而牺牲是毫无遗憾的……呸呸呸,好像向什么奇怪的地方延伸了。

身旁那个人,啊不,那本书还在叽叽喳喳地嘲笑我。但是在下一秒却认真了起来,很严肃地跟我说:“萍水相逢也是缘。姑娘,你今天不仅入了这个柜子还能看到我也是一种缘分。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妨尽一下本分。记住,我叫白清喻。缘见。”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开始小声念起了咒语,紧接着我的视线便模糊了起来。几秒过后我凭空出现,从半空摔了下来,摔得我四脚朝天,龇牙咧嘴。

……缘分你个大头鬼!我记得传送魔法才不会摔得那么惨,你这是故意的吧!

 

不管怎么说,吃狗粮已经吃到饱了。

 

此时我的心情仿佛日了狗似的。

 

 

                             END



最近作业比较多,所以赶得比较急......请见谅!

评论(2)
热度(81)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