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楚留香乙女]“是你狠狠地推开了的。”

*ooc我的
*会有蔡/楚/方/原/萧
*中长篇,会一个个放上来,咸鱼的复健

  
蔡居诚Ver.

  你已经好几天没来点香阁了。

  一开始蔡居诚习以为常,可到了后来他越发越不耐烦。做什么都没有心思,只好倚在窗边看着金陵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潮,尝试在其中找到你的身影。可是他等啊等,当碧蓝的天空染上晚霞,泛着淡淡的红,他这才猛的反应过来,轻轻摇了摇头将胡思乱想一扫而空。

  这一天又要过去了啊。

  蔡居诚压不住心中的那些烦躁和不安。他越想越生气,无处发泄只能拿起离得最近的茶杯狠狠地往地上扔。于是在外面招待客人的沈袖听见了,一把推开门看到地上的碎片皱了皱眉,打算教育蔡居诚一番的时候,一只手拍了拍沈袖的肩膀,接着一位女子徐徐走了出来。

  那正是你。你今天特意挑了件明黄色襦裙,发间随着步伐叮叮当当响的簪子是蔡居诚在你生辰之日送的,怀里还抱了一大束在门口北至那买的茉莉花。你注意到蔡居诚落在你身上的目光,脸上便笑吟吟地拿出一袋沉甸甸的银两往沈管事的怀里一塞,就连忙请了人出去。

  门“吱呀”的随着沈袖的唠叨声被关上。你们俩都没有出声,彼此站在落针皆可闻的房间里。他似乎在看你,你却低着头看着怀里的茉莉花。一向喜欢说话的你现在连一句简单的寒暄都讲不出来,自己因为师门任务耽误了好几天没来看他,这位祖宗又得生气了吧,不然怎么气氛那么不对呢,得怎么开口才不尴尬啊谁能救一下我这个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小猫咪????

  蔡居诚轻轻叹了口气,一拂衣摆坐在矮凳上,脸上的神色却是半分都没有缓下来。他隐隐约约猜出了什么,从你今天的装扮。他在紧张,手掌心都出了些汗。见此举动,你也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啊哈哈蔡师兄几日不见甚是安好啊。”

  听到这蔡居诚抓过你手腕往自己怀里一扯,清香满怀。你有些愠怒,手腕上传来些许阵痛。“蔡居诚你发什么疯!我的手都要被你抓疼啦。”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含笑着说:“或许师兄想我啦?才会迫不及待地抱我。”

  “你还记得来点香阁。”他的声音有些低沉。

  “怎能不记得呢?唉呀都是我的错,这不,带着一袋宝石来找你赔罪啦。这宝石我可是辛辛苦苦赚了好几天才有的呢。还有呀我给你带了些新鲜玩意儿,都是好玩又好看的东西!来,我给你讲讲。”

  “不要。”

  “蔡蔡,别生气嘛。”

  “哼。”

  “居诚?蔡蔡?二师兄?阿诚——”

  “蔡居诚!”

  “我这几天因为师门任务已经好几天都没合过眼了,还要快马加鞭地往你这赶,就是为了见你一面和你好好聊上一会儿。到头来我看到的只有某个人冷着的一张脸。这算什么,你不就是欺负我吗?”

  他的嘴角弯了弯,低下头直视着你的眼睛。看的你有些鬼迷心窍。那好看的薄唇一张一合:“就是欺负你,怎么着?”

  “你——!你不就是仗着你修为比我高!武功比我高强!仗着我——”你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嘛。”

  听到这蔡居诚愣了愣,不可置信地捧起你的脸颊,一字一句地问:“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笑弯了眼睛,“我喜欢你。”

  他倒吸了口冷气,捧着你的手有些颤抖。你有些诧异,伸手想去碰他的额头:“蔡蔡?怎么啦?”然而手还没碰到,就已经被他甩开。紧接着你被一把推开,踉踉跄跄地往后站了好几步才稳住重心,怀里的茉莉花掉落在地上。怀里的东西一掉,你的眼眶有点发酸。

  你问他,“到底怎么了师兄?”

  蔡居诚低着头,有些疲惫地回应道:“你走吧。”

  “不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让你滚!!!听见了吗!”他有些歇斯底里地吼。你有些委屈,也朝他耍了性子:“你让我滚我就滚了吗?我原来是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人吗!什么时候我的爱变得那么一分不值了?!我日夜奔波,为的就是能尽早完成任务来找你。到哪看到什么第一时间想起的都是你,闭上眼张开眼满脑子都是你。我爱你爱到入骨你知不知道?!我还存了钱到处问软骨散的解药,都是为了能让你走出点香阁离开这是非之地!我做的那么多事都是因为我爱你啊!”你说到后面,身子越发越颤抖,双手在身侧握成拳。“……可我做了那么多,换来的一句还是滚。我也是会累的蔡居诚——你就算是帮帮我,让我这份爱能有个回应,好吗?”

  过了好些时辰,他还是憋出了一句,“……你走吧。以后都别来找我了。”

  你抿了抿唇,眼泪模糊了视线。你向他抱了抱拳,在桌上放下一些宝石和银两,转身便一步一步走了出去。这一步步似乎花光了你这一生的勇气,抽光了你身上所有的血肉,麻木了你的心。

  你的脚步声远去之后,蔡居诚缓缓张开藏在桌下的手。掌心血肉模糊,他却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的茉莉花。你离去扬起的袍袖上沾有着清香,他贪婪地吸了好几口,过了一会儿才闷闷地出声:“我还是把她弄丢了。”

  蔡居诚想,你这么好的人不应该在他身上付出那么多。你的爱也不应该给他。他是武当叛徒,是被人人唾弃的废物。你是江湖新秀,是行走江湖的一缕风。你也是那一轮白月光,毫不吝啬地把光辉撒在深陷泥潭中的他。可是他不敢接受,他在害怕,害怕自己会辜负你,害怕你始终有一天失去对他的新鲜感,害怕你...会丢了他。

  所以出于对自己的着想,他选择了比你早一步丢了你。明知道你是他这一生的挚爱,也还是选择了这条路。这样子对他的伤害,应该不会那么大了吧.....?

  可是你转身离去眼角的泪,被你扔在地上的茉莉花,被扬起的袍袖的清香,怎么每一件都那么轻易地揪住了他的心?

  是他。狠狠地推开了你。也狠狠地推开了他的念想。扼杀这一切的,都是他。

  蔡居诚,是罪恶之人。

评论(13)
热度(352)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