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忘了我


*黑塔鬼
*以前写过但是很快就匆匆收笔没有耐心写下去的那种..会重新在原文的基础上再写
*异色米英
*角色死亡有
*文笔小学生
*名朋895奥利弗同步更新

     卢西死了。
     谁也没有料到。
     就连和他待的最久的弗拉维奥也没有料到。

     弗拉维奥深吸了一口气,跌坐在地上望着卢西的尸体出神。爱因斯则在一旁不说话,一直抽烟,抽完了再抽。
     在场的人都在无声地哭泣。

     我低着头,垂眸看着卢西安详的睡颜,晶蓝色的眼里没有一丝波澜,就那么静静地,看着。
     是的,他只是睡去了而已,卢西只是去做一个永远的美梦而已。也许在那,他可以放下一切烦恼,没有烦人的洋房,幸福地生活着。
     不过他也很快就会醒的了..
   
     沉思突然被打断,弗拉维奥揪起我的衣领,抵在墙上,后脑勺被重重地摔在墙上。他用凶狠的眼神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你不该站在这里,你应该去死。”

    “原本站在这里的,是卢西安诺才对..”
    “但他却救了你。”
    “哈,其实你可以完全自救的吧?用魔法。”
    “可你偏偏没有用,还乖乖地站在那里让那个该死的怪物袭击你。”
     “卢西的死都是因为你。我现在多么想你他/妈立刻被那个怪物给杀死!”

     我仍垂着眸,毫无挣扎地任他揪着。我知道现在无论说什么弗拉也不会相信,那就任由他撒气吧。
     弗拉维奥越说越激动,泪水在他眼眶里打着转,怎么也不肯下来。他甩了甩头,低吼一声挥起拳头作势就要打到我的脸上。
     我合上眼,做好了承受他这一拳的疼痛。过了好一会儿脸上并没有感到任何痛感,我慢慢地睁开眼,发现艾伦帮我用手挡住了,他面无表情地把我和弗拉维奥分开。毫无感情的话语在此刻响起,出自艾伦之口。

     “不要打了。你怎么打卢西安诺再也不会醒来。”
     “而且这种卑鄙的人啊,不应该被打。”
     “他要承受的惩罚不应该那么轻。”
     
      那一个个字就像一把刀,在我那颗早已破碎不堪的心上割出新的伤痕,再往上面撒盐。我仍旧一声不吭,额前的碎发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也挡住了自己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叹息,随后门就被打开了,他们一个随一个的走了出去。没有谁再会理我这个该被抛弃的废物,艾伦更是连一个眼神也不肯给予。
     你们又懂得什么啊...我苦涩地笑了笑,蜷缩起一团把自己埋在臂弯里。
     睡一觉什么都会过去了的,一切都会变好的。

-----

     等我睁开眼时,房间里还是空无一人,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和簇拥着的鲜花。
    我强迫自己站起身,脑袋传来一阵阵眩晕感,我摇摇晃晃地走向门口。关上门前,我深深地看了一眼卢西,叹了口气打了个响指,轻轻地关上门,留下一句话独自飘浮在看空中。
     “愿你醒来后能看到一切都安好的他们,还有,记得帮我跟他们问好。”

     关上门不久,房间里绽放了一朵又一朵的雏菊,直到每个角落都是雏菊的香气,仿佛春天来到了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
     这是我第一次带着真心送给他礼物,也是最后一次。

------

     在后来的几天里,没人愿意跟我搭上话,就算是平时喜欢挑衅我的弗朗索瓦也没有与我交谈。
     仿佛我被他们隔离出去一样。
     我尽力地把这些事全然从我脑中弄出去,专心地去研究唯一一个能让我们逃出去的方法。
     没关系啊..毕竟我也习惯了这种现象,再无视我多少次我也不会、不会在意的。
     但事实就是喜欢反手给你一巴掌。
     面对艾伦时,他那种厌恶的眼神令我无处可逃,心还是被揪起那般疼。

     唯独你、怎样讨厌我也好,都不被允许啊。
     只有你,我才会痛啊。
     就那么不愿意相信我吗?

     还是被我找到了那个方法。
     我迫不及待地去看,结果换来的是全身的冰冷。
     伸手去抚上那一个个古老的文字,死死咬住下唇但还是掩饰不了我的恐惧。
     闭上眼,脑中闪过每一个出现在我漫长而又孤独的生命里的人,最终定格在某一个人脸上。
     那个曾会软软糯糯地叫我“英吉利啾”的小孩赠予了我许多,包括勇气。
     最后还得好好感谢他啊..我眨了眨眼,合上书并把它放回原位,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
     准备,结束了呢。

-------

    在某次所有人一起行动时,我跟在了他们身后。
    一路上我沉默不语,而艾伦他们却好像习惯了的一样,走在前面。
     我看着走在最前方的艾伦,不由得轻笑一声。
     那家伙总是走在最前呢,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如此。
     无论战斗的时刻。

     那怪物还是出现了,所有人都拿出了武器,尤其是弗拉维奥,仿佛要与这个怪物决一死战一样。
     我仍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合上眼念起了古老的咒语。
     他们仍还在搏斗着,那怪物好像永远都那么强,而且之前受过的伤总能很快地愈合。

     快了。
     我皱起眉,飞快地念着。闪到正要被打中的艾伦面前,替他挡下了那一击。
    后背顿时冒出鲜血来,我猜它现在一定是惨不忍睹。我支撑起身子,用尽所有力气把艾伦推出去,脚下出现了一个魔法阵,紧紧地包围着我和那只怪物。
     “!!!奥利弗你要干什么!!!”
      “听着艾伦,你的下一个任务是把所有人安全地带出去,啊包括卢西,他现在可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卢西?!奥利弗你这个疯子你干了什么!”弗拉维奥有点不相信地看着我。
     我露出一个笑容,打了个响指,“干了些疯子该干的事情。”
     “...!!!难道你想...你他/妈是想牺牲自己然后让我们所有人出去吗?别傻了奥利弗就算你逞英雄也不会有人想你的...”
      “我知道!”我有点歇里斯底地喊道,“我都知道!你们怎么想我都知道!但是、...但是我就是这样一个无可救药的人,既然我已经踏出一步了,就得把它结束掉。”
     我背过身,忍回眼泪,对着那个怪物冷笑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眼前的怪物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她“咯咯”地笑着说:“就算你打算与我同归于尽,他们也不会平安无事地出去的。”
     “..谁要跟你同归于尽了。”我带着嫌弃的语气说道,“我要同归于尽的,是这幢洋房。”
     “你要得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怎样。所有关于你的记忆都会被清除的哦?”小女孩凑近了身,笑着说。
     “不如和我联手,在这间房间里结束掉他们的生命。然后我再放你出去,那时候整个世界都是你统领了,怎么样?”
     “这个提议真不错啊。”我笑着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但我还是喜欢我的方法。”
     刹那间,魔法阵发出了光芒,我紧紧地抱着小女孩,扭头慢慢地对艾伦说了一句话。然后,魔法阵连同人一起消失了。
     真有趣啊,你那个表情。
     终于能逃出去了呢....
  
     艾伦坐在地上,捂住脸哭了出来。

      “笨蛋...没有你怎么能叫所有人啊...”

       “名副其实的笨蛋...总做出些令人伤心的事...”

       “我也喜欢你噢..从我们相识的那一刻,我注定成为你的俘虏。”



                   可能T.B.C?

评论(5)
热度(45)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