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The only king[1]

*异色黑桃米英
*第一次尝试长篇
*奥利弗第一人称
*欧欧西我的

Ready?————————→

奥利弗·柯克兰和艾伦·琼斯的这段情本来就不应该开始。

我躺在舒适的大床上一边咳嗽一边想着。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上刚咳出来的血,用手帕擦掉后放在一旁。忽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逼近,便闭上眼假装睡着。

门被打开了。

来者只是坐在床边仔细地端详我的脸。从小到大我都不喜欢这样被盯着,只好慢慢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再已熟悉不过的脸,只是眼底里多了份冷漠和嫌恶。

“醒了啊。”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了,本应是问号的句子却被硬生生说成句号。
“啊。”简短的回答,因为现在再说多一句也是无济于事。我尝试起身坐起来,刚坐起身就被痛感袭过全身,但即使这样我还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毕竟不想在这家伙面前示弱。

我弯起眸子笑了笑,尝试掩饰自己的苍白无力,“听说最近黑桃国并不是很安平啊,国王陛下还能抽空来看微不足道的我?”
“国王来看自己的王后是天经地义的事吧?无论有多忙总得来看看的。”
话里的厌恶我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呐,一定是为了敷衍那帮大臣才来的吧?我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已经多久没拿起武器了呢,我自己也记不清,更加不想去记住。

对方停住了说话,那双红褐色的眼睛似乎要把我看穿一般。

事到如今,这幅半死不活的身体还有什么可以再给你看穿的呢?

“国王陛下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我先要睡下了,您自便。”说罢一副作势要躺下睡去,怎知艾伦一把捉住我的手腕,我压低声音,但并没有去挣扎。和这个人比力气简直是找死。

“奥利弗,”他的表情柔和下来,“如今黑桃国王后卧床,那帮老不死绝对会向我提出纳妾的事,以便后继有人...”
“国王陛下您要做什么,我并不能干涉。”我冷冷地打断道,在他愣住的那一刻把手腕从他手中解放出,“您要纳妾、在外面找情/人,我都毫无意见。请您还是早点回去处理事务,以防被人闲言乱语。”说完迅速的背对着他躺下,闭上了眼睛。
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接着被压下去的床边弹回原态。
“你果然变了啊,奥利弗。”

脚步声越渐越远,我抓紧了身下的床单,不由得冷笑一声。

由始至终,是谁变了呢?

从一开始的相遇,到如今这个地步,是谁先开始的呢?

我也只是...一个渺小的代替品罢了。

咳嗽声再次响起,涌出来的鲜血染红了床单,我皱了皱眉,强迫自己起身下床,叫门外的女仆罗琳来收拾好。

本来连坐起身都那么痛苦了,那么站起来更加痛苦。眼前一片模糊,头也越来越重,走一步路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罗琳看到我摇摇晃晃地站着时,连忙赶过来将我扶到椅子上坐下。
“王后陛下..!您明知自己不能站着,为什么不叫我来扶您?是不是国王陛下又对您做了些什么?”
“谢谢你,罗琳。..国王陛下并没有对我做些什么,只是来和我商量了点事。”
他又不会打我骂我,只会令我的心逐渐冰冷下去而已。

哀于心死,哀于心不死。

“可是您,..唉!您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啊。”罗琳倒了杯水给我,转身去换床单。
“没事的。”喝下一口水清一下自己的喉咙,结果反之。这一口水就像一股滚热的液体,灼伤了我的喉咙。顿时我又开始咳嗽起来。
你看,连一口水都能令我成这个样子了。
奥利弗啊奥利弗,你的身体真的是无用呢。

我有点自嘲地想着。

奥利弗和艾伦,也差不多该走到尽头了吧?

                   T.B.C




设定什么的回来再发...我先上学了!

评论(4)
热度(41)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