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The only king[2]

*异色黑桃米英
*欧欧西我的
*奥利弗第一人称

Ready?————————→




不能再没有王后了。

我身穿着深色两件套,披着深紫色外套出现在会议上。

大臣们十分震惊,可能他们在想我为什么可以出现,毕竟我病得很重,要一直躺在床上。
几个小时前,罗琳也亲口问了这个问题。

“王后殿下!以您这样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出席,应该回去床上好好待着..!”罗琳截断了我的去路。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我整天待在房间里,现在外面怎么样了我都不知道。而且黑桃国不能再没有王后了。如果我再不出现,大概国王陛下就要被工作淹没了。况且现在天下并不太平,我还是要去平息...”
“可您要以您的身体为重啊!”罗琳几乎是吼出来的对我说。我愣住了,而女孩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些什么的时候,连忙向我道歉,“啊..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大声的..”
“没关系的。”我笑着抬手揉揉她的发顶,“你说的没错,但我还是要以国民为主。放心吧,我的身体怎么样我是当然知道的,撑不住我自觉会回到床上继续我的醉死梦生的。”
罗琳微微红了脸,侧身让我通过。我朝她点头致谢,转身快速地走去会议厅。

讲真的...刚刚那段话都是我临时编造出来的。虽然也不是有心骗她,但也足以让我走出房间了。
身体什么的,才不管呢。

走到属于自己的座位前,向所有人露出一个带有歉意的笑容,微微鞠躬。“这么迟才来是我的问题,让各位久等了。”
“也没等多久,坐下吧。”艾伦淡淡地瞥了我一眼,将双手交叉放在桌上,“继续刚刚的话题。”

刚坐下,眩晕感就迫不及待地向我袭来,我眨了眨眼,试图将自己眼前的一片模糊驱散掉,打起精神去听每一位大臣的发言。

“殿下、殿下?..王后!”
“啊?是!”
“该到你发言了。”

“是,抱歉。依我现在来看,我国不应该和梅花国开战。因为新生的红心国还在到处扩大领土,很有可能下一个目标就是梅花国的南边。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像Jack那句话一样,鹬蚌相争,坐收渔翁之利。不过一旦损害到我国利益,那就立即派兵去打。”

“其实我觉得不用这么麻烦,直接派兵去打就好了。”艾伦托着腮搅拌着突然出现的咖啡。我看了他一眼,说:“不要发动一些不必要的战争,会令民众们过上担惊受怕的日子。”

“与其一直和梅花国拖着不打,还不如直接给个了结。”
“但要先考虑开不开战对我们有没有益。”
“王后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优柔寡断了呢?这一场战是一定要打的。”
“您才是,国王陛下。您可是变成了一个只会打仗而不会去考虑国民的‘好国王’了。”

“都给我闭嘴。”一直喝茶的Jack王黯突然说,我和艾伦都停了下来,看着他,“你们这样子在这里吵成何体统?虽然下达命令的是你们俩,但执不执行可是我的权利。”
“先静观其变,如果牵涉到我国边境,那就出兵打。”Jack说罢继续品尝他的茶。

艾伦只是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随后起身说了声散会后就走了。大臣们陆陆续续走出房间,各忙各的了。就连Jack也走了,空荡荡的房间里又只剩下我一人。

过了一会儿,我也准备起身的时候,那阵眩晕感又铺天盖地地袭来,我一个没注意,整个人就重重地坐回座位上。顿时,我又咳嗽了起来,鲜血再次染红了整个手掌,而这一次好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似的。
能撑到现在简直就是万幸...我为了不在会议上咳血,为了不让那些大臣知道我的病情到了哪个地步时,临走前吃了一颗由妖精小姐之前送的药,说是可以把身体调理成原先健康的样子,不过之后就会加重病情罢了。即使这样我还是毫不犹豫吞了下去。
照这样下去的话,都不知道要吞多少颗才行呢..

我笑了笑,擦掉手上的血后起身走了出去。

那就吃吧,无论多少颗。
以后的路,还有很长呢。

               T.B.C



设定什么的不码了..最近一直都很忙没空码了。
明天可能会继续码..x

评论(3)
热度(49)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