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The only king[4]

The only king[4]

*异色黑桃米英
*欧欧西我的
*奥利弗第一人称

Ready?————————→




阳光明媚的下午。
一改前几个月阴雨连连的天气,今天老天爷像是遇到什么好事,绽开了那久违的笑脸。
这种天气也牵连到了我。

我哼着歌,看着食谱上的字按照一道道工序做出一个英式下午茶传统而又精致的三层塔。
“最底层放三文治..中间放司康..上层放甜点..好啦♪”

把三层塔小心翼翼地放在餐车上,将红茶泡好后也一起放上。我笑着示意女仆推着餐车和我一起走。刚出厨房就看到一个个人都笑吟吟的,看到我都会唤我一声。我和女仆一边走一边笑着交谈,阳光照在我身上懒洋洋的。

拿起红茶轻抿一口,醇香的奶味伴着苦味在唇舌间散开,但细细品尝,又尝出一丝丝甜味。
我垂下眸,看着水中的倒影出神。接着,思绪又被回忆拉入深渊。
微风轻轻拂过我的脸庞,逐渐把我的思绪拉回,也将那个人带来。

艾伦就这么直挺挺地站在我的面前,似乎很有耐心地等待我开口——那虚伪的耐心。睫毛轻轻地颤了颤,放下茶杯笑了笑抬头看着他。
“有空坐下来陪oli喝下午茶吗?国王陛下?”



“您确定真的一定要开战吗?Jack上次不是说了要静观其变嘛。”

“噢王后殿下你是出什么问题了吗?你也非常清楚梅花国那只蠢熊的性格吧?那家伙一定会来攻打黑桃国的。到时候我希望王后殿下能助我一臂之力,到时候整个世界都是我们黑桃国的了..”
“国王陛下,”我打断他的滔滔不绝,抿一口红茶,“有时候野心太大,反而会害己哦?”
他看了我一眼,“那就先铲除梅花国。”
“唔..若是要铲除的话,确实会有些困难,不过尽全力地去打,应该可以会赢。”
艾伦笑了笑,这是我自从那件事后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

“那么王后殿下,你还记得奥威斯大将军吗?”
我叉起一块刚刚切好的三文治放入口里,“唔?那位将军..似乎在前几天因战争后遗症而病死?”
“后遗症什么的是伪造出来的。真正的原因是被施下一种禁忌的魔法而死。”

“哦?”我挑了挑眉,“有谁能那么大本事施魔法害死奥威斯?”
他轻笑几声,带有嘲讽地望向我:“这个大陆上除了你,还能有谁的魔法能如此厉害?”

那一瞬间,一切都似乎静止了。点点碎碎的阳光透过绿叶撒在我和他的身上。微风轻轻拂过,吹起我们两人的头发。小鸟站在枝头上叽叽喳喳地唱着歌,似乎遇到了什么极大的好事。远处的白云悠闲地在天空漫游着,

“陛下这是,怀疑我啦?”我慢慢地搅动杯中的红茶,深红色的液体映出我那毫无表情的脸,“我那几天可是没出过房门的。也是罗琳告诉我我才知道。”
“谁知道你在房间里弄什么?毕竟你可是很喜欢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
“陛下大可以去查看,在我的房间里找出一丝魔法气息的痕迹算我输。”
“......”

“一开始,我也是相信你的。”艾伦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在桌上,因为低着头的原因而导致额发投下的阴影挡住了他的表情。
“但是Jack用魔法查过了,种种迹象都指向你的房间和你的书房。”
“这几天我也听说过有人看着你晚上偷偷摸摸地从书房里出来。”
“你的话总是半假半真,我已经没有那个精力去辨认了。”
“是你自己令我从相信到不相信。”
“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话。”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愣住了,这几天我明明都好好地待在自己房间里,只是除了下午茶时间偶尔出来做点甜点吃,晚上也是睡得很沉。难不成有人要陷害我..?
噗嗤,开始有趣起来了呢。我勾唇笑了笑。

而艾伦只是皱眉看了我一眼,随后起身离去,只留下一句话:“其实我们可以回到以前的。”

我愣住看着对面那杯早已凉透的红茶。





TBC


想写欢脱向了。

评论(2)
热度(27)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