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The only king[5]

*异色黑桃米英
*欧欧西我的
*奥利弗第一人称

Ready?————————→






阴雨绵绵。
天空灰沉沉的,像一位受了委屈的少女正窝在床上哭泣。雨滴滴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万物都垂着头迎接来自上天的洗礼。

落地窗内,长靴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在长长的走廊里被放大了几十倍,回荡着显得十分孤独。钟声突兀响起,与脚步声相衬。一只白皙的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推开国王书房的门,映入眼帘的是艾伦那略幼稚的睡脸。看样子睡得很不好,眉毛皱成一团,嘴里还喃喃着什么。紧闭的双眼下是乌青的黑眼圈。他正趴在打开的文件上睡觉,跟前还有一大叠文件待这位年轻的国王醒来后批改。文件的旁边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看得出艾伦只是睡着了一会儿。
我轻叹一声,放轻脚步靠近他,将外套脱下轻轻搭在艾伦肩上。

其实我也不必过来,一会儿女仆长会按时进来帮国王重新冲一杯咖啡并叫醒他。而我只是在下午茶时间过后在城堡里无聊地闲逛,转入这个走廊时鬼使神差地推开这扇门了而已。才不是担心这家伙呢。

这样想着的我伸手去戳了戳他的脸,艾伦只是皱起眉哼哼几下随后继续睡。我无奈地笑了笑,拿过一个文件戴上金丝眼镜细细查看起来。


“...才不是担心这家伙呢。”我扶了扶眼镜,“还有,醒来就好好感谢我吧。”


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正当我在查看完最后一个文件合上时,一个模模糊糊的“唔”传入我耳中。我转过头去看,发现艾伦正揉着眼用一幅不解的样子看着我。我朝他笑了笑,他的手却伸了过来,把我鼻梁上的眼镜取下,细细端详起来。

“看得出你一直在保养这眼镜。”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并将眼镜还给了我。

“当然,这可是你小时候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我笑着揉揉他的头,“终于醒啦?你到底多久没睡过觉了?”

“毕竟最近一直都很忙...”他伸手揽住我的肩膀,一把把我拉入他的怀中。我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打在我颈窝间。他抱得很紧,似乎要把我揉进他的体内。“奥利..”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撒娇吗,我亲爱的国王陛下?”我捏捏他的脸,“或者,小艾伦?”

“你好久都没有叫过我这个名字了。”他闷闷地说。

“扑哧,你果然还是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啊。”

“哼,是谁长不大?之前每逢下雨打雷缩成一团睡觉。”

“那个是有原因..!..唉,不和你斗。算啦,我先回去啦。”我起身,整理身上衣服的皱痕,“还有,那些文件我都帮你处理好了。找天好好感谢我吧。”

“谢谢。”他对我微微颔首。

正当我走到门前打算开门离去,艾伦突然叫住我。

“奥利弗。”
“嗯?”
“我们,能回到以前吗?”

我并没有转过身去看他的表情。我只是轻轻地将手从门把手上收回,面对着门垂下眸看着地板。

半晌过后,我缓缓开口。

“不可能的,艾伦。你一直都知道,发生那些事后,我们真的回不了以前了。”


说完像逃一般快步离开这个房间。殊不知门后的人叹了口气,颓废地看着天花板。桌上的是被翻开的文件,这份文件的开头是——

“我们一致怀疑,王后奥利弗·柯克兰有篡位的嫌疑。”


我回到房间,确定门被关上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抓着胸前的衣服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脸上早已不是先前常有的笑容。

我急忙地从衣服内衬里拿出急救药,打开倒出几片扔入口中,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

其实我刚刚是想说可以,但我却选择了第二条路。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但这次我们真的是回不去了。

这么想着的我渐渐地在冰冷的地板上进入睡梦。


TBC

奥利吃的急救药有副作用,吃了会令人嗜睡。
以及下一章就是回忆杀了,但我好想写欢脱向啊——

评论(4)
热度(37)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