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擦肩而过。

*异色米英
*欧欧西我的
Ready?————————→


美国,纽约。

人行道上人来人往。有学生也有上班族,有好久未见的熟人也有可能即将认识的陌生人,只要你和那些人有缘,就一定会遇见,但大多数都仅仅是擦肩而过的。

艾伦穿着黑色的卫衣拉着行李箱穿梭在其中。耳机里播放着他最喜欢的那首歌——Charlie Puth《Look at me now》听听,他还不禁哼起来了呢。
“I hope you open up your eyes
And take a good look at me now...”

艾伦一边哼着一边走——直到他看见了地铁站的标志,才慢悠悠的拿出放在裤袋的手机打给兄长——阿尔弗雷德。

这个点阿尔弗应该在打游戏吧。

果不其然,电话接通了一会儿也无人接通。正当艾伦不耐烦准备挂断时,一道在此时此刻艾伦听着很欠揍的声音传入艾伦耳中。

“亚蒂亚蒂hero错了能不能原谅我啊qwq”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你弟而不是你的亚蒂。”

“哦原来是艾伦啊,到家了就按门铃,hero正忙着没空帮你拿行李所以好自为之吧!”

“hey阿尔弗你不能这样至少给我表现出些喜悦之情啊?这可是你亲弟弟终于大学毕业第一次回家!..说声欢迎回来也好啊。”
艾伦一边说一边进站,还不忘对一旁安检的姑娘眨了眨眼。那位姑娘脸一下子红了。

“..艾伦你又在撩妹对吧?来来来给hero说说三围多少?”

“老哥我告诉亚瑟的话你会死的很惨的。”

“诶诶诶别!同志有事好说不要告诉亚瑟听不然我几天都进不了他的房间的!难道你忍心看到hero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抱着alf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吗!”alf是阿尔当初在街头捡到的一只猫。

“看到你那样的话我觉得十分开心甚至有点想开个派对欢呼。”

“艾伦你不可以这样子对你亲哥!”

“好了老哥我要挂了,准备上地铁了。”艾伦看着仍是人山人海的地铁发愁,打算等下直接无论如何挤上去。

地铁门缓缓打开,人群一下子涌进去,把还在沉浸于音乐的艾伦推了进去,并很“好心”地把他挤到最里面。艾伦被挤懵了,惊叹着就算不用走都可以被挤上地铁,这样子胖子都可以瘦几斤吧。

艾伦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看了一会儿头抵在了门上,黑暗的门窗映出亮着的屏幕。屏幕忽然艾伦掉进了一片光明里,原来是地铁驶上高架路了。艾伦瞥了一眼,继续低头玩着手机。

他闭上了眼沉浸在音乐之中。刹那间脑内似乎闪过什么,好像有人曾经对他说过:“艾伦·琼斯这一生将会孤独....”也还有一个身穿紫色又华丽、但沾上了点血迹的礼服的男人面向自己站在悬崖上,晶蓝色的双眸充满了笑意,紧接着男人的身子缓缓向后倒下。自己尽了全力向前奔跑想要抓住他,但抓住的也只是男人往上抛的项链。看到项链那刻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艾伦忽然睁开眼,脸上还残留着些几滴温热的液体。艾伦胡乱地抹去,看向车厢外。他可不想被人看到自己这幅模样。地铁在此时停下,车门打开了,又涌上来一批新的乘客。另外一个地铁从反方向驶入车站,一个粉头发晶蓝色眼睛的人儿落入艾伦的视线内。艾伦愣了愣,这双眸子..好像是刚刚令他落泪的肇事者诶。而且这个人令自己很熟悉..就连那个笑容,好像也在什么地方看到过。那人似乎要下车了,艾伦顾不得自己家离这里有多远,拉着行李箱下车狂奔出站。却站在地铁站入闸口看着人山人海犯了愁。他叹了口气准备转身离去,却被人轻轻地拍了拍肩。艾伦望向那人,掉进了一片温柔的蓝色花海里,紧接着一道好听的伦敦口音传入他耳中。

“这张车票是您的吗,先生?”

                          END


话说有人看出来最后那个人是奥利嘛?
以及7月上、中旬要写好多贺文啊....

艾伦的那段回忆是The only king的剧透噢。

感谢您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38)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