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他们所深爱的彼此(上)

*cp米英,异色米英
*Ready? —— →

([6]w[6])—————☆∑(言口言)
国设米英

     「我手中是不复存在的荣耀,他背负着星条旗不再归来。」

   英的场合

     “我深爱的他有着蜜金色的头发,一根足以压不住牛顿的棺材板的反重力呆毛。半框眼镜后是一双充满自信和活力的湛蓝如海的双眸。他的脸上总是一个阳光的笑容。”

     “他偏爱着可乐,同时也爱着咖啡。他很爱吃憨八嘎,但也很爱吃冰激凌。”

     “他最爱那幼稚的英雄气概,自称「hero」。以英雄的名义去制裁一切,得到这个世界。这是他的作风。”

     说到这时亚瑟摩挲着马克杯杯身,眼里满是无尽的温柔。
     他顿了顿,像是回忆到什么令他不安的记忆,非常勉强地继续。

     “…他喜欢自由。也正是自由,他在1783年的那个雨天,离开了我。”

    “再次相见时,他已登上世界霸主的宝座。”

     “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只会对我的到来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会因一点儿小事而哭的孩子,已经成为了一名成熟稳重、做事雷厉风行的大人。”

     “「他已经长大了,也得有自己的世界。」在他离去的那一段时间我反复地对自己说这句话。”

     “但是没用,我还是止不住我对他的思念。”

      亚瑟望向窗外的蓝天,语气里满是悲伤。
     “但是,他现在回来了。”亚瑟轻轻地笑了起来。窗外的风像是早有预谋地,将他的最后一句话卷走,传到大西洋对岸的那个人耳中。
    
    “He always is my hero.”
    “Always.”

——————

      米的场合

     “嗯?你问hero深爱的人?”

      阿尔放下手中的文件,双手交叉放在自己下巴。镜片后的那双眼睛微微眯起,这个大男孩难得正经起来,慢慢地、描述于他来说非常重要的那个人。

     “他啊,有一对粗眉毛——他说是绅士的象征。一双无论何时都那么漂亮的祖母绿眸子,hero甚至怀疑那里有着一片幽静的森林。”

    “他是一名英国绅士,举手抬足都是优雅,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虽然话语刻薄,但他是个温柔的人。总在某些奇怪的地方上傲娇,不过这也是他的可爱之处。”

    “出乎意料的钟爱泰迪熊,他的床上满是泰迪熊。”

    “他从不会认输,那份属于大/英/帝/国的骄傲,他从不会抛弃。除了那个雨天。”

     “他非常倔强,出什么事一定死撑到底。这个古板的绅士!”
     说到这阿尔好像有些咬牙切齿。他喝了一口咖啡,这才意犹未尽地说下去。
    
     “他的倔强啊…程度深得你无法想象。还记得不/列/颠空战吗?那场战争里,他一个人撑了很久,撑得自己满身都是伤。直到他倒下那一刻,hero才知道这场战争对他的伤害有多大。”

     “hero开始对他进行援助。一开始他还不愿意接受,后来迫于无奈。”
   
     “hero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倔强。所以hero才想保护他。”

     “离开他,成为强国,再回来,保护他。”

      “hero之所以要成为英雄,是因为hero想好好地保护他,就像他当初保护hero一样。”

      这时,阿尔脱下眼镜,仔细地擦拭。我才看到他眼里的爱意,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大海。

     “I will be your hero.”
     “Until I am die.”

    
(言v言)————————♡(6_6)
异色米英
    「若你想与全世界为敌,那我不妨也陪你玩玩。」

     奥利弗的场合

    “嗯?你问oli家的那个臭小鬼——?”
     奥利弗带着笑意把刚刚出炉的提拉米苏放在了我面前,并示意我享用。
    
     “umm…这可是件不简单的事呀——毕竟小艾伦的缺点多的可以和亚蒂的眉毛相比。”

     “噗嗤,好好好oli这就说,亲爱的小姐你可要好好听着啦?”

     “他啊..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常常在某些事上横冲直撞。令oli惊讶的是,他竟能撞出一片属于他的天地。那个还完全没长大的臭小鬼怎么可能能成为超级大国?但事实就喜欢打脸。”

     “他也有不为人知的温柔一面,例如在做完爱后他总会帮oli清洗——虽然oli被他折磨得精疲力尽。”

     “他不喜欢吃甜食,每次oli精心制作的甜品他总能嗤之以鼻,这真令oli伤心呀。”

      奥利弗递给我一张画,白皙的脸上尽是笑意。

     “这是oli在书房里发现的一幅画,很好笑对吧?这个是出自他手下,典型的美式画风。”

     “他很喜欢欺负oli,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利用身高差把oli最珍视的熊先生放在橱柜顶上——之后oli很辛苦才能把它拿下来呀…!不惹人喜欢的小鬼。”
   
     “他总会在oli喝红茶时和oli拌嘴。说起来他好像对红茶有点偏见,认为红茶是上了年纪的人才会喜欢喝。”

     “他还会督促oli吃早餐、去酒吧时总会和oli一起。说起酒吧就来气,他居然会觉得oli醉酒后不会好好地回到家——去他的oli已经是个大人了!”

     此时的奥利弗脸颊红红的,挥了挥拳头。

     “他总是很害怕oli会消失。于是oli给他安了个心,至少在他死前,oli是绝对不会比他早一步去享受天伦之乐。”
    
     “为什么他那么多缺点oli能忍受下去?”

      这位长着一副娃娃脸的绅士眨了眨眼,故作神秘地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那是因为——oli爱他呀。”

——————

   艾伦的场合

       “哈?你问老疯子?”

       艾伦把眼前的墨镜固定在自己的头发上,不耐烦地坐下。

     “那个老疯子,没有什么优点。”

     “缺点一大堆。例如是个甜食控,和他一起出去一定逃不过甜品店。”
     
      “他是个笨蛋,从来不会为自己着想,所以才会弄出一大堆毛病来,让我为他操心。”

    “他讨厌孤独,虽然出了什么事脸上总是挂着一副令人恶心的笑容。但这个疯子啊,内心可是很脆弱的。”

     “他似乎很喜欢看着我为了他忙得团团转,所以每次都会弄出点足以让我抓狂的事。”

     “他并不软弱,只是他把獠牙对向了伤害自己的人,当然了,除了我。”
  
     艾伦嗤笑一声,拿出一盒烟准备抽的时候,他愣住了。

     “…还有,他很爱恶趣味,例如这个。”

     他无奈地把烟盒递给我看。上面有一张粉红色的便利贴,是漂亮的花体字和一张画上去的鬼脸。

     “天知道他是怎么贴上去的。啊对了,他也很喜欢对我进行些恶作剧,例如把我的手机屏保换成某a/片女/优。”

     “他很爱粉色,而我却和他相反。他几乎想把整个世界都涂上粉色,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他虽然是个疯子,但是我爱他。”
     “说真的如果这个疯子要和世界为敌,那我一定是站在他这边的。”
     “虽然我很讨厌他的所作所为。”
     “但只限这一次,我会和他一起疯。”
       
                                T.B.C

评论
热度(49)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