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海,也是你的心上人。

We don't talk anymore


*米英
*总裁米x花店店主英
*推荐一边听We don't talk anymore一边食用x
*节选歌词有
*欧欧西我的

Ready?————————→

「We don't talk anymore」
「We don't talk anymore」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手机不再像以前那般频繁的响起。

「We don't love anymore」
「What was all of it for ?」
被擦得光亮的皮鞋落在地上发出闷声,一身黑色燕尾服配上白马甲黑衬衫给他增加了不少禁欲,也平添了一丝沉着。他今天还特地换成了金丝边半框眼镜,一双犹如装下了星辰大海般的双眸满含着虚假的笑意。他挽着他的未婚妻踏进冠冕堂皇的大厅里,熟练地笑着对前来搭讪的人打招呼。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阳光明媚,他正戴着深绿色的围裙弯着腰给花田浇水。一朵朵玫瑰在阳光下绽开了笑脸,显得那么娇翠欲滴。他弯起那双有着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森林的眸子,嘴角不禁往上扬。他很爱花,也很喜欢看着精心培养的花开得如此灿烂。

「I just heard you found the one you've been lookin'」
「You been looking for」
他和他的未婚妻在舞池里跳着华尔兹。他温柔地看着怀里的她,一把搂紧她在她耳边轻轻说着情话,仿佛这里只属于他们两人。一旁的人们都觉得,这两个人真是门当户对,男才女貌啊。

「I wish i would've konwn that wasn't me」
他看着手中的报纸上用醒目的标题写着“琼斯集团阿尔弗雷德·琼斯和夏洛特·哈森尔定下婚约”一旁的红茶冒着热气,在叹息着造化弄人。空气里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气,转眼间就被风吹走了。
或许他真的配不上他吧。

「Cause even after all this time i
still wonder」
「Why i can't move on ?」
阿尔之所以会和夏洛特定下婚约,是因为她有着一双和他一样的祖母绿眼睛。
是的,至今为此,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完完全全放下亚瑟·柯克兰,他还是那么喜欢他,如永生花的花语*一样。
他已经深陷于亚瑟这个漩涡,永远都不能被救。

「Just the way you dance so easliy」
亚瑟也没有想到,当初阿尔竟然走得那么没有一丝犹豫。
那天,阿尔像平常一样下班回到家,亚瑟也像平常那样去接他的公文包,并伸手想给对方一个拥抱。
但手却被拍回了。
“亚瑟,”他很平静地说,“我们分手吧。”

「Don't wanna know」
「The kinda dress you're wearin' tonight」
阿尔看着怀里的人儿入了神。
那双祖母绿的眼睛被蒙上了一层水汽,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小嘴正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就像喝醉了的亚瑟一样。
阿尔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亚瑟现在,也会不会像自己一样在亲吻一个令他沉迷的女孩呢?

「If he's holdin' onto you so tight」
「The way i did before」
送走一个带着幸福笑容来领玫瑰的顾客离开,亚瑟长舒一口气,转身走去休息间熟练地冲上一杯红茶叹生活。
通常这个时候阿尔弗总会掐点过来双手偷偷环上他的腰,看到杯中的深红色液体一定又会和自己斗上一两句讨论到底咖啡好喝还是红茶好喝。
不知道现在他是否这样抱着她呢?有没有温柔地说着腻腻歪歪的情话呢?

「I overdosed」
「Should've known your love was game」
阿尔也不知道亚瑟为什么可以那么决断地说出“好”。
自己是不是在他心里不占那么大呢?当自己说出那一句要将俩人分开的话,他为什么一点异常都没有?甚至连眼皮都没有跳,那双令他着迷的双眸却毫无一丝波澜。阿尔甚至捉不到亚瑟话里有一丝不妥。
也许,亚瑟爱我只是一场游戏吧?

「Now I can't get'cha out of my brain」
「Ooh it's such a shame」
亚瑟正在计算账目,但心思却飞到不知什么地方去。
阿尔弗有没有好好吃早餐呢?他有没有好好睡觉了?他是否要把自己累垮了?他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他有没有注意保暖?...
亚瑟忽然愣住了。
过了几秒后他轻轻地笑出声。
原来,自己还是喜欢着的啊。

这样的自己,真是不堪。
「We don't talk anymore」
阿尔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飞过的人群和车流。曼哈顿的夜晚就是如此热闹。即使到了凌晨,这座城市永不会失去生机勃勃,还是那么耀眼瞩目。
他的西装早就在刚刚的深吻之中被夏洛特抓皱,现在肇事者正挨着他睡着觉。阿尔皱了皱眉,要不是父亲的缘故,阿尔也一定不会和哈森尔家族扯上关系。
而自己这样,也想亚瑟早点死心。
当初父亲以亚瑟来威胁自己。如果不娶夏洛特为妻,那么亚瑟命不足矣。

——话说,亚瑟的话里究竟有什么不对劲呢?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自从那以后,亚瑟再也没有去涉及关于琼斯的一切。
虽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花店店主,但他对外隐瞒一点——包括阿尔弗。
其实他就是那个上百年来一直辅助女王的古老家族——柯克兰家的四子。是的,就是那个之前报纸铺天盖地地报道柯克兰家的继承人。
至于他是怎样沦落到甘愿去当一个花店店主的——长话不如短说,其实就是受不了三个哥哥的打压所以才——开玩笑的。
其实柯克兰家族和琼斯家族在几年前就结仇了。当时是怎样的亚瑟也记不清了,毕竟那时候亚瑟正值叛逆期,除了酒吧泡妞睡觉其余一律不管。
所以后面的事就不用说了吧?很老套的剧情,亚瑟喜欢上了阿尔于是亚瑟和家里人大闹一番后他坚决地搬了出来和阿尔同居,但亚瑟怕阿尔会因为他是柯克兰四子而离开他所以亚瑟并没有告诉阿尔这件事。

但阿尔还是离开了。

「We don't love anymore」
「What was all of it for ?」
阿尔猛地想起。
——原来那天亚瑟的话里是有一丝不舍以及被刻意隐瞒的哭腔。

亚瑟猛地想起。
——原来那天阿尔的话里是带有颤音的。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这一刻,他们终于醒来了。

—————END?———————









伦敦的街头。
他拉着行李箱冒着满天大雨气喘吁吁地跑到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儿面前,一把抱住那个瘦弱的身影,力道大到似乎要把他揉进自己怀里。
“亚瑟。”
“找到你了。”

亚瑟首先一愣,随后扬起一个温柔的笑容,他轻轻地回抱他。

这一次,他们再也不会放开彼此。

END

*永生花花语:永不凋零的爱
发现自己掉fo了qvq我明天码The only king4上来(:3_ヽ)_

评论(4)
热度(27)

© 烹茶煮酒待故人归。 | Powered by LOFTER